{maxcms:load head_news.html}

最新资讯

关东魂

关东魂 雪、雪白。冰、冰冷。寒风刺骨。    婉延的山林间小路已被厚厚的积雪全部埋了进去,时近下午,一辆草绿色的军用卡车像一个醉酒的汉子,摇摇晃晃地从山的一侧驶出来。车顶上一名身着黄呢寒服的鬼子兵拖着一溜鼻涕站在车顶上,旁边是一挺架着的机枪,此时他的两只手搓在两侧衣筒内,帽子的两侧边沿压得很..

戴钢盔的鬼子

戴钢盔的鬼子 白自在是连滚带爬的跑到秋男的办公室向他述说。  秋男眯起了凶狠的小眼盯着白自道:”混蛋,一群废物,立即封锁所有街区,就是掘地三尺也要给我找到他们。“缴了警局的一挺机枪和四支长枪并救出一名受刑的女子,李二命令立即向山里撤,看到那女子下体受刑的惨状,赵小曼和刘秀儿又羞又愤,李青山背..

下药后的激情

下药后的激情 有许多我们无法意料的事情,我们称之为意外,有许多难以忘怀的事情,我们称之为刻骨铭心,比如说我现在捂着裤裆的这件事情就让我觉得会难以忘怀的。\\//没错我的裤裆现在还在捂着,而柳思思也在那一直叫我放开手了,我有点恨自己的不争气,她们脱光的样子我都看见过,怎么现在竟沦落到了看到她们..